丝瓜视频a

天大的笑话。

大千世界还真无奇不有。

关世叔居然说他齐景年的爸还活着。不单单是好好的活着,居然时隔二十年,人也要回来了。

关世叔确实不是这些日子忙疯了,张冠李戴地将他人之荒唐的事情套在他头上?那他祭拜的是什么玩意儿?

好在,生父这种生物,他从来没奢求过。

“爹,我不缺父爱。”两世以来,给他父爱的一直是师父和关世叔,他从未没缺少过什么所谓的父爱。

关有寿抱着他家小北安慰地拍了拍。出言相劝?谁都不是本人。耍几句嘴皮子容易得很,可他真说不出口。

这人呢,一生必有所求是没错。

但不该这样的。

你有你伟大的理想,可你凭什么临危还娶媳妇,让一个爱慕你的女人承担起你为人子该尽的义务?

你完可以为了你的一生所求去追寻梦想,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,还把无辜的女人牵扯进去,又害了孩子。

小北想投胎当你的儿子吗?就如他,可以选择的话,他都宁愿自己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都不想当关家儿子。

天真可爱卧室少女白衬衫慵懒写真

一个个的管生不管养不说,还瞒了瞒。一瞒就是个二十年,人的一辈子有几个二十年,你们这是想干啥!

关有寿就是太明白这种滋味,他更不想劝孩子学会去体谅,学会去原谅。摊上这些事,谁能心里没有一点怨气。

“爹,我没事。我不是两岁,我已经二十了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过了要爹妈的年纪?关有寿表示懂,又安慰地拍了拍他,留给他一个人默默舔伤的空间。

他这刚一出来。

一出来就逮着了他家听墙根的熊丫头。

关平安一手拽住她老子,一手指了指里屋,无声问道,“咋样?”说着,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眼睛。

嗤~

小北会哭?

关有寿无语地刮了一下闺女鼻梁,“进去吧,陪你小北哥唠唠嗑。先别跟你娘你哥他们俩提起这事儿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关平安看着她爹转身往前院的方向走去,她侧头瞅了瞅后罩房书房的窗口,略一迟疑,她还是迈开了脚步。

书房内。

倚靠在榻上的齐景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屋顶。

悄咪咪进来的关平安探头探脑地瞅了瞅,又靠近窗口几步,站到榻的另一侧,她清了清嗓子。

齐景年闭上了双眼。

“哎,哎,伤心啦?”

“闷闷的,有些喘不过气。”齐景年顿了一下,“回来又如何,假如跟那王八蛋一个德性,还不如死了好。”

“……不一样的。”关平安担忧地伸长脖子瞅了瞅他脸色,一双脚不由自主地往他那一侧移动,“你没听我爹说了你爸都没在外娶媳妇。”

“我娘可怜。”

“这倒是。自古多情空余恨,多情总被无情伤。所以还是你这个妈还真想不开,男人是啥玩意儿。”

你还不如别说,故意戳心的对吧?齐景年睁开双眼侧头看向她,“所以你连着两个星期都不搭理我?”

说你妈说的好好的,咋又来了!关平安握拳右手朝他挥了挥,“你再说,你敢再说,我真揍死你!”

“你还是不相信我。”齐景年重重叹了口气,闭上了双眼,“我是你的穆休,谁都休想动你人的休。”

关平安差点乐出声,“胡说!真我当我傻呀,你这个‘休’是结束的意思。穆姨走了,你才取了这个名儿。”

齐景年坐了起来。

关平安唆的一下后退。

见状,齐景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一脸无语地斜了她一眼,他重新软靠在榻上,“人活着正没意思。”

“呸呸呸……”关平安剜了他一眼,“多大的人了,又瞎咧咧。你爸回来就回来呗,多大的事啊。”

“唉……你不懂的。”

“哀声叹气的鬼样子,真不适合你。”

“我也是人,也有软弱的时候。我现在就想哭,你说怎么什么事情都让我摊上了?我怎么就这么倒霉。”

嗯?

动真格啊?

关平安看着他手遮眼,蹙了蹙眉,摇头向前走去,走到榻前握住他的手移开,“你可不吓唬我啊。

我最讨厌爷们抹泪儿。不就是你爸回来嘛,真要说起来他还是英雄呢,你该感到骄傲自豪才行。

他又不是跟那人一样为了掌控更多权力逼死你娘,对吧?你看现在齐爷爷多好呀,他老人家这么好,儿子肯定不孬。”

齐景年往里挪了挪,拍了拍榻,“坐下来陪陪我。你说的,我都明白,我就是心里不舒服,一想起就喘不过来气。”

才怪!

“倒是没想到你祖父还救了我爸一条命。兜兜转转的,齐家还是注定欠关家的债还也还不清。”

非常好!

这是齐景年至今听到最为满意的结果。

两家有了这一出,谁还能拦得住他抱回关关。

“嗨,别说,还真的呢。”关平安颇为认同他的说法,“所以,你以后要对我爹更好知道不?”

不是该对你更好?齐景年重重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那是肯定的。回头我一定提醒我爷爷让我卖身还债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傻!

齐景年跟着露出笑容,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胡海和他对象的事情?他家就欠了他对象家救命之恩。

不过和咱们俩不一样的是胡海的对象自幼就养在他家。要不是年龄还不到,他们俩早就领了结婚证。”

所以你想说啥?

关平安暗暗撇了撇嘴。

“知道他为啥急着买院子不?”

“为啥?”

“据我观察,他和他对象已经过了线。”

关平安顿时一愣。

“乡下不是有没领结婚证的事实婚姻存在?没什么好奇怪的,有些地方只要定亲就能住在一块。”

“你休想!”

这反应还真快。

“那是肯定的。没到明媒正娶你那一天,我怎么舍得让你委屈。我是恨不得把你捧在手心好好呵护着。”

“呵~”

“你可真会记恨,不就是亲了你一下。好吧,我不动,你亲回去……嘶,轻点,轻点,小心咱爹看出来。”

他不说最后一句还好,一说,气得双手扯着他脸的关平安更是立马加重手力。脸呢?你这是要自由放飞了?